残响一兽耳的觉醒

睡梦中窥得了先机,黑暗中看不清的面孔带来恐惧,寒意渐渐蔓延,脑海拼命呼喊着、催促身体赶快行动,手脚却移不开来。
陌生的面孔,心底却涌起杂乱的情感。熟悉、哀伤、气恼?明明不认识的人,却能将名字轻易的脱口而出,却能感觉到不存在的沉重记忆闪过。
那一刻,她脱口而出的是?为什么要惊恐的抚摸脖子后的印记、为什么看得到、回忆起他过去的记忆。
眼角弥漫着酸楚,日复一日将此梦反复。

评论